三万八百年前的你要杀我们何须动手?可现在的你

我站在唐王榻前,身后的太医们对着我指指点点。“他就是全国最有名的法力僧玄奘?怎么戴着面罩不敢见人?”“嘿,京城十大太医都解决不了的怪病难道他能治好?”“皇上被梦魇所扰其实是因为操劳过度,又不是被邪灵缠身,他治得好吗?”…………我心中冷笑,这群凡夫俗子,什么都看不到,却又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或许,不知道对他们来说也正是一种幸福,至少他们不必有诸多烦恼。我双手十指紧扣,食指伸出相接,结“临”印,默念降三世明王之不动心,脑际一片空明,心眼大开,看透唐王身上黑气和他的肉身,却发现他的魂魄已不在肉身。透过那一层黑气,我直接看到了一片黑暗的地狱道,唐王的魂魄已在地狱道中。我转身对那群太医及内臣妃嫔说:“所有的人都出去,我要施法驱魔。”一名太医冷笑一声,说:“我们都不在这里,留你一个人在房中,万一出了事谁担当得起?”我亦冷笑一声,说:“出了事由我担当,都出去!”说完我一挥手,一股罡风卷起,所有的人都被这风卷送出了房间。我双手食、中二指伸出,右手握于左手手心,结不动明王印。猛喝一声:“开!”唐王身上黑气被撕开一条缝隙,黑气刚被撕开便又疾速合拢,我冷笑一声,双手按向黑气缝隙之间,喝声:“灵魂出窍!”我的灵体幻作一道白光,直冲黑气之间,我冲进唐王肉身,发现唐王身内有一个黑色的旋涡,原来他的身体已被打开了一个通道,直通地狱道!而这旋涡此时正疾速旋转,产生一股极大的吸力,竟扯得我的灵体不由自主急坠地狱。我哈哈大笑,“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今天我就来闯一闯这地狱道!”万世的黑暗。但这样的黑暗却奈何不了我,我的心眼已足以看透一切。地狱虽然广无边际,又有无数饿鬼,若是常人要寻一个魂魄就好比大海捞针,也许终其一世都寻不到。但我有心眼,我已看到唐王的魂魄被两个鬼魂强扯着,朝地狱深处飞去。那两个鬼魂正是唐王的同胞兄弟,建成、元吉。我双手结“在”印,默念大日如来之自在力,灵体凌空飞起,在虚空中疾速飞行,直追而去。我飞行的速度远远超越建成、元吉,瞬间就已赶上他们,拦在了他们面前。“放下唐王,我保你们超生。”我说。“你是谁?”建成问。“我是金山寺法力僧,玄奘。”“是你?哈哈哈……你终于来了。”建成元吉仰天狂笑。我有些惊讶,内心中隐隐感到一丝不妥。“我来了你们很高兴?难道你们急着魂飞魄散?”“哈哈哈,罗呵,你虽然转世为僧,却仍改不了你前世的嗔念,不愧是三界第一斗神!”建成狂笑着说。罗呵!听到这个名字,我心中忽然一震,隐约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但又记不起来是在什么时候听过,那种隐约的感觉,就好像是在前世。“罗呵?哼, 精选一码期期准你们认错人了, 正版资枓四肖爆特我不叫罗呵, 白小姐6肖免费资枓我再说一遍, 白小姐全年免费精选资料我是金山寺法力僧玄奘,速速放下唐王,否则我定会将你们打得魂飞魄散!”建成的话让我很生气。我从五岁开始参佛修行,至今已修行十五年,却不能做到定禅心,绝嗔念,心中无妄之火时常燃起,我一直以为我并不适合修佛,而建成的话更是无异于揭了我的疮疤。“那你就试试吧!”元吉放下唐王,狞笑着一步步向我逼近。我双手疾结法印,心中默念:“临、兵、斗、者、皆、陈、列、在、前。”口中吐气开声,喝声:“破!”一道白光自我双手间绽出,直击元吉。元吉不闪不避,被打个正着,瞬间在白光中散为一片黑雾。我冷笑着,对建成说:“现在轮到你了。”建成笑着,说:“是吗?”我笑,不语,双手准备再结法印,却发现——我的双手已不能动弹!细看之下,原来我全身已被一股黑雾包裹。“嘿嘿嘿,罗呵,三万八百年前的你要杀我们何须动手?可现在的你,却连伤都伤不了我们,嘿嘿……如来那老和尚算来算去,还是棋差一着。今天,我就灭掉你的灵体,看你还能不能再生!”这声音,竟是元吉的!怎么可能?他不是已被我打得魂飞魄散了吗?而这声音正发自包裹着我,内幕资料令我不能动弹的那一层黑雾!“你们究竟是谁?”我冷冷地问着,我知道我的生死现在已操纵在他们手里。他们不是建成和元吉,他们身上散发的不是地狱的鬼气,而是一种我从未遇到过的恐怖的气息。“我是魔界十二魔帝之一的幻帝。”建成笑着说。“我是魔界十二魔帝之雾帝。”元吉的声音说。“我们此行是奉魔王大黑天神的旨意来消灭三界中曾经的最强者,阿修罗王罗呵!”阿修罗王……罗呵?我会是阿修罗王?我难道就是那传说中曾引起天界浩劫的阿修罗王罗呵?不可能,绝不可能,我与修罗相克,我所过之处修罗神像都会无故迸裂,我从未见过修罗之像,我容不下修罗之像,我怎会是阿修罗王罗呵?绝不可能!“我不是阿修罗王,你们认错人了。”我这样说并不是怕死,而是我不想死得不明不白。“你已经记不起前世,当然不会承认。不过我们抓走唐王的魂魄,用他之口说出‘红莲’二字,你就毫不犹豫的追来,足以证明你的身份。红莲是修罗族的火焰之花,你虽然已记不起前世,但一定对红莲很熟悉吧?”幻帝如是说。不错……我的梦中……那一片焦土上……开满了红莲……冲天的火焰中……那些红衣鬼面的战士……难道……我就是……“现在你可以受死了!”幻帝一声大喝,手一扬,已多了柄遍体漆黑的长剑,直朝我头顶劈落。我被雾帝所缚,不能动弹,空有一身法力却无法发挥。而且我知道,即使我能有足够的时间施展法力,也不是二魔帝的对手,他们的魔力,实在太强了!我冷眼盯着向我头顶斩落的魔剑,已准备赴死。不知道我的灵体被打散之后能不能再生,不知道我魂飞魄散之后能不能回到那一片开遍红莲的焦土上去,再看一眼那一身素白,黑发及地,周身绕雪,为我而泣的女子。一切的谜团,也许再也解不开了……漆黑的地狱道中,忽然闪起一片莹光,一阵冰冷的旋风呼啸着卷过我的身体,我感到,我并没有魂飞魄散。冷风吹走了缚在我身上的雾帝,一柄闪着莹光的长刀架住了幻帝的魔剑。持刀的是一双修长白净的手,手背上蓝紫色的经络绽现。一身雪白的他已挡在我面前,我看到他挺拔的身驱中散发出奇强的神力,一头及腰的长发顺直如瀑。他是谁?在这地狱道中,为何会突然出现一个有着一身神力的人?而且以我心眼的能力,居然不能看透他!“夜叉王!居然会是你!”幻帝暴叫如雷。夜叉……王?难道,救我的人是佛经中所说的北方多闻天座下八大护法神将中最强的夜叉王?怎么可能?我这样一个凡人怎么可能遇到这样离奇的事,先是有魔界的二魔帝要来杀我,现在又有夜叉族的王要来救我,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就因为我与红莲有关?难道我真的就是传说中的阿修罗王?一身雪白的夜叉王冷冷地说:“为什么不能是我?我在地狱道中呆了八百多年,就等着这一天。”被吹走的元吉此刻也已恢复了人形,他喘着气,问夜叉王:“你是说如来早就料到我们会对他下手?”夜叉王冷笑着,说:“这样的小事还需要佛祖来算?慧明大师早在八百年前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幻帝暴叫道:“你以为你来了就能保住他!今天你们都要死!”幻帝挥剑,身体随着剑势幻成一杯通体漆黑的巨剑,朝夜叉王当头劈下。雾帝双手上举,口中疾念咒语,身体瞬间化作一片黑雾,涌向夜叉王。夜叉王轻轻地一挥刀,说:“你们既然知道我是夜叉王,又何必出手?”一片晶亮的莹光自刀身涌出,冰冷的风呼啸着迎上黑雾,砰然巨响中,黑雾被吹得一丝不剩,幻帝幻化成的巨大魔刀被莹光一照,又化回原形,动弹不得,夜叉王莹刀长驱直入,刺进幻帝胸口。“摩诃般若波罗密,破!”夜叉王大喝一声,幻帝身上顿时激起万道莹光,莹光中,幻帝的身躯渐渐消失了。夜叉王转身,面向我,我看清了他的样子。佛经上的夜叉王画像是青面獠牙,额上有角,可他却长得令我嫉妒。他的相貌可以令天下所有的男人嫉妒。隐隐约约地,我有那么一丝感觉,在很久很久以前,我见过他。可那究竟是什么时候呢?“你好,金蝉尊者。”夜叉王对我说。金蝉……尊者?我糊涂了,我怎会又成了金蝉尊者?二魔帝说我是阿修罗王,夜叉王又说我是金蝉尊者,我究竟是谁?我又应该相信谁的话?“我是谁?”我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夜叉王。“你就是如来佛祖座下三弟子金蝉尊者。我将带你去见慧明大师,也就是观音大世,他会告诉你这一切的因果。”“我先要将唐王的魂魄送回人间,否则在地狱中呆得久了,沾染了太多的鬼气,唐王将不能回魂。”夜叉王挥刀一劈,在虚空中斩出一条闪着莹光的通道,将唐王的魂魄自通道中送回了人间界。他伸手一抹,通道消失无痕。再挥一刀,又劈出了另一条通道。“现在,你跟我走。”我跟着这初见却又让我有熟识的感觉的夜叉王,走进了这条不知道将通往何方的通道。我知道,有关我的身世、梦魇这一切的谜团即将渐渐地解开……

原标题:全新萌系三消手游《天天挂机消消乐》即将登场

,,一肖中特公开免费选料

2020-06-04 13:32admin admin 点击

Powered by 今晚三肖三码资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